东海安峰徐爱群夫妇有“两个老爸”

2014年3月31日09:08:31东海安峰徐爱群夫妇有“两个老爸”已关闭评论

  记者 陈兵 通讯员 朱立宝

  【连网】 从小经常在徐大爷家玩耍,老人讲的故事让他至今难忘。

  如今,老人年龄大了身体又不好,他对这位老党员精心照料视同生父……

  东海县安峰镇46岁的农民徐爱群,与妻子十多年如一日照顾一位无亲无故的老党员徐增标的故事,在当地被传为佳话。

  十多年如一日义务照顾老党员

  徐爱群与徐增标是同村人,按辈分比徐增标晚一辈,按照地方习俗,徐爱群得跟老人叫“大爷”。

  幼年的徐爱群,经常在徐大爷家玩耍,缠着他讲些解放前亲身经历的故事。在小徐的眼中,徐大爷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好,徐爱群的童年记忆中总珍藏着徐大爷给他讲的一个个故事。

  徐增标老人出生于1928年4月,在新中国成立前夕,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现如今,他是村子里唯一的解放前老党员,党龄长达66年。

  老人小时候因家里穷,没怎么读书,十几岁就开始干农活贴补家用。“记得我是在扒河工地上经党员介绍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。那时,自己入党的事情就连自己的父母、妻儿都不能让知道,秘密参加组织活动,开展地方工作。”老人回忆往事时,动情地说。

  徐大爷的两个女儿相继出嫁到外村,十多年前,老伴去世后,徐大爷就一直一个人生活。

  看到徐大爷一个人生活不容易,徐爱群下决心:一定要照顾好老人,让老人过上幸福的晚年。

  不久后,徐爱群就和妻子周玉英商量,准备接老人到家里一起过。当他们把想法告诉徐大爷,徐大爷坚持说自己身体还好,自己单独过会更方便些。

  但从那以后,小徐夫妻俩就经常上门看望徐大爷,一起聊天谈心。小徐夫妇还把徐大爷家几亩地的农活和家务活全都包揽下来,平时上街时总不忘买些可口的蔬菜和水果送给老人。每当逢年过节或者家中来亲戚有顿好饭,小徐夫妇俩也都要请徐大爷到家中一起吃。用同村村民徐增国的话说:“徐增标和徐爱群,他们跟父子没两样!”

  对老人就像自己父亲一样孝敬

  “真没想到,我有生之年能住进大楼房!”徐增标一提到这个,就很激动:“前年,小徐家新盖了一套3层大楼房,在底层专门留了一间宽敞的大房间给俺住,刚装修好,第一件事就是把俺接进家,我现在真的算是享福了。”

  了解内情的人都会说,徐爱群照顾徐大爷,就像是照顾他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。原来,徐爱群的父亲徐增方今年83岁,比徐大爷小3岁,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,还患有白内障眼疾视力不太好,目前,他仍然独自居住在2间老式旧瓦房子里,徐大爷居住的新楼房则显得干净明亮,两位老人相处也很好,只是偶尔会拌嘴,但关系不受影响。

  在徐爱群的影响下,他的姐姐和妹妹每次回娘家时,都要陪徐大爷坐一会儿,时常捎上一份礼品。

  提到徐爱群对自己的照顾,徐增标老人非常感慨,他打开了话匣子加重了语气说:“没有徐爱群照料,早就没了我这把老骨头。谁说我无儿子呀?徐爱群可就是我的亲儿子啊!”接着,徐大爷动情地讲起了与徐爱群“父子”之间的一桩桩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。

  “以前的事我就不说了。就在2012年6月份,我得了场大病差点丢了性命,一连吐血好多天。都是徐爱群送我到村卫生室和镇中心卫生院看病拿药,治疗了20天没见多大效果。当时我决定放弃治疗,反正都这把年纪了,不想再给孩子们添负担了,就让爱群带我去理理头发,回家等死算了。”

  徐增标老人说,当时徐爱群夫妻俩还有小孙子(徐爱群的儿子徐峰)用三轮车把他带去赶集,说是送到街上理发的,哪知他们事先联系了陈东村村长徐海燕(居住外村的一个侄女),一起用轿车把他送到东海县人民医院检查,后来安排他住进了东海县城南医院治疗了十几天。“那些日子里,爱群为了省下钱给我治病用,多次让家里人送去煎饼和咸菜自己吃,每次喂我吃饭时总是骗我说是在外边饭店里买饭吃的,昼夜守候在我身边,帮我擦屎倒尿,擦洗身子。不到一个月时间里他足足瘦了20斤,就是亲儿子也不一定能做得到啊!”

  为照顾老人放弃外出挣大钱

  为了能照顾好老人,这些年来,徐爱群多次放弃了外出进城打工挣大钱的机会,一直跟随本村建筑工人王红等人在周边村子流动盖民房干杂工,妻子周玉英坚守在家侍候老人和十余亩农田,过着平凡的生活。每当有人联系他一起外出进城打工,他总会为难地说:“把徐大爷和父亲二老留在家中,自己在外会不安心。”

  原来,多年前的一个冬天里,徐爱群跟村里的建筑工人一起去30多里路远的工地干活儿。当晚下班在工地吃完饭已是夜间9点多,又下起了小雨雪。别人都在工地上取暖过夜,徐爱群却不放心老人,决意骑着自行车返回村,第一件事就是到徐大爷家里看一看,帮老人检查一下屋里屋外,然后才回家休息。到了次日凌晨1点多钟时,徐爱群在睡梦中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徐大爷的喊话声,原来是徐大爷肚子疼,徐爱群摸黑跑到村卫生室请来医生帮助看病配药,守在老人身边一夜没合眼。天亮后徐大爷恢复了健康,徐爱群却患上了重感冒。从那以后,徐爱群很少在外住宿过夜。

  如今,徐增标每年领取老党员生活补贴数千元,还有政府为其办理的五保老人补贴、新型农村养老保险金等,老人晚年生活非常幸福。

  “记得有一回,国民党部队在房山一带活动,村里人都集中向古河村方向转移,敌人飞机飞得很低,就要擦到树枝了。转移途中,本村一位刘大姐被吓得晕倒,跌进长满野柴的水沟里,徐大爷冒着生命危险,毫不畏惧地背起她,一直把她送到十几里外的安全地带。”这是徐爱群在小时候听徐增标老人讲的故事,现在只要有时间,他就会把老人讲的故事讲给晚辈们听。